走进闾山

    1

宗教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宗教文章

我们为什么要入空门?(八)

 附体通灵,是什么东西附上来了?它又附在了哪里?它起的是好作用还是坏作用?我们可以借用一个医学名词,B超检查把机体组织内有结节或者肿瘤称之为“占位”,这是别的东西挤占了这个组织空间。我们也可以把附体理解为“占位”,它同样占有的是人体,但它是一种以能量形式存在的物质,或者说是高频率震动的无形物质。这种能量物质占有我们的机体,那会让我们感觉不舒服,或者出现不自主的运动;如果占有我们的神经思维系统,那么就会干扰我们的思维,甚至夺占我们的思维,主宰我们的躯体。

 这种隐态能量在哪里呢?可以说随处可见,隐态能量与我们同处一个时空,只不过一个是有形、一个是无形罢了。我们可以再重温一遍法事活动的视频画面,无量无边的隐态能量与我们同在一个空间里。

 

    这是我们最近做超度法事所拍到的照片,画面上布满隐态能量团,我们置身其中。



 但人们为什么感觉不到呢?那是因为正常人的躯体没有给这些隐态能量腾出空间,它们还没有能力侵入进来。但不是谁都这么幸运,那些阳气不足、处于亚健康状态的人们就很有可能被这些隐态能量,或者叫做“邪气”侵入机体,罹患疾病。这不光是附体那么简单,它有可能是各种虚寒的症状。我们常见的有着凉、受风所引起的风湿寒痛。进一步可以发展成心肾不交,虚火上炎,寒水沉降,阻滞不通。因为邪气的入侵,体能下降,机体不能正常运行,有害物质不能正常代谢,留存于体内成了垃圾。糖尿病、血脂病、痛风病等等疾病就都来了,它们侵蚀着健康的机体,生命活力一步步下降。

 健康问题与空门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关系可大了,祖天师创建正一教天师道时,用的就是符咒和法水治病,这不吃药、不动针、不用砭、不用灸,单凭几张符就能把人的病治好,这不是与空门有着极大的关系么!我们遭遇了文革的文化断裂,可能认为那是迷信,但是迷信能迷一个,也能迷十个,总不至于十万百万人都受迷惑,总不能千百年来一直在受迷惑。因为这有其中的道理,符箓治病的效果是真实存在的,所以人们才信它,它才成为一种文化流传下来。问题是我们没有在理论上能够充分论证,没有能力在实践中做出具体的解释说明,让人们感觉到神神叨叨,这是因为科学文化的限制。今天的科学已经能从不同方面解释暗物质和隐态能量,那么这个客观存在的现象就不应该再被视作迷信,而是科学的组成部分。

 我们为什么要谈这个问题?因为现在财空、官空、婚姻空,尤其是健康空的人太多了,这是我们必须面临的社会问题。前几个“空”是因为在虚空中修仙的神灵们看好了我们这个繁华盛世,他们纷纷下凡投生,来到我们这个世界走一遭。这一部分人很好查,命盘一排、易卦一起,那他是不是空门来的一眼便知。而健康“空”,情况就比较复杂,这与我们的时代有很大的关系。在爱迪生发明白炽灯泡之前,我们的先辈都是用油灯来照明,先是麻油灯、豆油灯,后来条件好了点煤油灯。点灯熬油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天黑入睡、黎明即起,是我们民族流传下来的习惯。现在城里人过起了夜生活,白天不起晚上不睡,农村人也跟着效仿。我们知道地球的能量都来自太阳,缺少光照阳气自然不足,加上黑白颠倒的原因,运动量减少,体能大幅下降。过去的粮食蔬菜水果出自山野田间,接受光照获得宇宙能量,现在的蔬菜出自大棚,水果再用纸袋包裹生长,摄入能量自然减少。种种原因让现代人们体内的正能量减少,那就给负能量腾出了空间、让出了地方,负能量就会乘机而入。

 生命奇妙,不是能用现代解剖学所能解释的,按现代医学理论,周身的营养都是由血管输送供应。我在几年前写过割脉自杀、死而复生的案例,这个人在割断颈动脉和腕动脉后流血休克,在经历七个月的“休眠”状态后死而复生。因为血管被割断,他身体的一侧在B超下是看不到血管的,但他肢体运动是自如的。这就是说我们人体除了血管输送能量的系统外,还有一个经络系统输送能量,有的人把这叫做“气场”。我们讲的这种能量不完全是指腺苷三磷酸(ATP),而是隐态的场能与生命体能的全部。这种场能不但可以维持生命机体的正常运转,而且也能参与到机体代谢、生命的运行过程中,对我们摄入的能量加以整合、气化,推动机体“做功”,并把废物垃圾代谢出来。有了一部好的发动机,有高标号的燃油,再加上正常的程序指令,那这部机体不但能正常运行,而且也会把制造的垃圾清理出来,这就是一个正常的机体,一个健康的躯体。正能量主导、负能量存在,二者相互依托,共同运行在这个统一的矛盾体中,这就是我们所说的“阴阳平衡”。理论上说,任何疾病都是阴阳平衡遭到破坏所造成的,我们就要设法维持这个平衡。

 维持阴阳平衡的方法很多,有无形的,也有有形的。无形的属于神学方面的内容,是以符咒、法术为代表的驱邪治病方法,是无形的调整;而药物和机械等治疗手段则属于有形的调整。单一的调整都会有作用,两者相结合的调整,作用会更大,是标本兼治。从无形方面来说,比较典型的是因为亚健康状态而引起的附体通灵,我们用无形的手段可以迅速化解,在第三十期神通风水高级研修班上有八位学员现场附体,我们用无形的神学手段当场解决。但这是“治标”,并没有完全“治本”,它的“本”还是因为身体能量不足,给隐态灵体腾出了空间。如果要彻底解决,那还要用药物手段,将身体调到正常的健康状态,实现阴阳平衡,这样才是从根本上解决。从有形方面来说,同样的病症用同样的治疗方法,有的见效果,有的效果不明显。因为在效果不明显的人体上有无形的能量存在,光解决有形的问题,无形的能量没有调整好,仍然达不到预期的效果。

 我在前文中介绍了学员张翔龙,他是从事矿产和茶叶经营的企业家,但他又是一位家学渊源的中医世家,爱好阴阳五行和医病诊治,把调病看做是一种乐趣,一种交友的方法。他有这么大的本事,为什么还要到这里来学习呢?他所要解决的就是一个无形的、神学方面的问题。这既是理论上的问题,也是实践中难以逾越的峦嶂,不解决这个问题,难以达到理想的效果。他供有药师佛、六壬先师和铜皮铁骨仙师,用神灵来解决神学方面的问题,用药物和物理手段配合治疗,起到了神奇的效果。一些高官、企业家久治不愈的顽症,在他这里手到病除。前文说的弟子解惑因生育落下背部风寒的顽疾,感觉象寒风吹进了骨髓一样,痛彻入骨,夏天不敢脱衣服,椎骨已有变形,二十年来没有根治。我把她介绍给张翔龙,她在法师培训班期间,利用晚上去做的调理,夜里十一点给师母打电话,激动得泣不成声,二十多年来的风寒病症,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治好了,打电话时说她的后背热流涌动,这是久违了二十多年的感觉,让她激动不已。这期间我又介绍了很多学员和客户请张翔龙来调理,如同王自生和解惑一样,都有神奇的效果。为确认调理效果的稳定性,我在他的治疗室观察多时,从一个个案例的效果来看,这一理论与实战有它的可靠性,有它的推广价值。

 自古医巫同源,天师道产生于为民解灾治病,天师的符箓需要传承,神通风水更要发扬光大。道教文化续存要建立在继承道祖遗风之上,我们把符箓文化、神学内容和药物诊治相结合,既调阴、又调阳,阴阳结合,解决民众的疾苦,在南昌水天道院把道医复兴起来,在空门中让民众真正理解道教文化的内涵,在空门中体现道家解民众疾苦的宗旨,在空门中展现新时代道教法师的风采。

版权所有:古田临水宫闾山协会 IC备案号:京icp备15060808号-1 技术支持:邦泽设计

地址:中国古田临水宫祖庭

北京办事处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大羊坊路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