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风水

    1

神通风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神通风水

龙脉自有龙神住    法师好做大风水(上)

 业内人士都知道,阴宅风水这个“水”有多深,它能使主家乾坤扭转、飞黄腾达;也能使风水师扬名立万,显赫一时;但它也能灭掉风水师,或者让风水师肢体伤损、家破人亡。

 先师们在苦苦探寻其中的道理,但大部分还都只在五行层面,研究如何避冲化煞,虽然也能解决一些问题,但这不是问题的根本,伤损主家和风水师的事件屡有发生。其原因在于阴宅风水的本身就与神学相关,龙脉自有龙神住,阴宅埋葬的是先人,这里非鬼即神。神鬼的事情解决不好,那就必然会出现不好的结果。风水师做小风水还可以,没有多大力度也不会惹多大的灾祸。而做大风水必然涉及到大的神灵,能量高的风水师处在旺运之时或许还可以,真正能够做好大风水的,还需要有法师的身份和能量。

 在山东的聊城有一处大风水,葬的是清代顺治朝的首位状元傅以渐,他官拜武英殿大学士、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当朝一品、位极人臣。这块相府阴宅占地一百二十亩,始建于明朝成化年间,距今已有六百多年历史,葬有二十几代人,几百个坟头,可谓当今天下第一大坟。相府墓地有皇帝御赐的石雕牌楼,龟蚨鼋首碑,诰封碑,普通墓碑上百块。文革浩劫毁于一旦,青石墓碑、牌楼被切块用来修筑两座石桥,汉白玉石碑被捣碎烧制石灰。祖墓被挖,葬品和棺木被盗卖。坟头被平,用做耕地。

        上面是傅氏祖墓重修效果图。墓地占地一百二十亩,坐南朝北、丁山癸向,左面神道通向始祖母墓,上有重建的石牌楼。右侧神道通向阁老墓前,前面的建筑物为享堂。下图是傅氏祖茔的示意图,是族人尚恩一九九一年根据记忆绘制,二零一零年重起坟头。

 傅阁老的第十四代孙傅东坡,三岁迁居大兴安岭,长成为林业工人,改革开放之后随十万开发大军下海南,掘到了第一桶金。在北上黑龙江黑河,开办煤矿、金矿,十年成巨富。为光宗耀祖,出资千万重修傅氏祖坟。

 傅氏是一个大家庭,现在还健在的,有高他六辈的族人。山东是孔孟之乡,也是礼仪之乡,他虽然出资修墓,但至于怎么修,他没有决定权。现任的村干部和老辈人组建了一个三十余人的家族委员会,共同制定墓地重修方案。他们觉得这个墓地修的越气派越好,给阁老神道前面重立的一对龟蚨鼋首碑高达八点四米,重五十五吨,比皇帝神道上的碑还高。

 立碑的当晚,傅东坡头痛欲裂,他以为是得了脑出血。当时他正在北京,急忙到北京最权威的脑科医院检查,后来又到了同仁堂中医院诊断。无论是高科技手段,还是中医诊脉,都没有显示出身体异常。有病上医院,这是最正确的选择,但到了医院查不出问题,那就会让人的心悬起来。无奈之下想到了我们,他通过家人给我打电话,看看是怎么回事。当时起卦得《履》之《讼》,一爻动,互卦《家人》。我在研修班上多次讲到,二零零八年起的这一组卦,这是阴宅风水问题。一爻动的主题为“乾”,乾为天,阴宅风水上为墓碑。是墓碑的问题,是家人前来投诉。我问他是不是在家里立完碑之后,他出现的头疼症状?经过核实之后,确认证实是立碑的当晚。本来是为了做好事,结果反遭其祸。这时他已经回到了黑河,如何来验证头疼与墓碑有关?我让他打电话给聊城老家的人,去把龟蚨头上的红飘带解下来,然后接上一瓢不落地水,用干净的刷锅刷子在龟头上掸七下,看看管不管用。掸完水的时间是晚上十点,一小时后他头不疼了,一觉睡到早上五点,头又疼了起来,但没有以前那么严重,可以忍受得住。然后他又派人去掸水,掸过水之后就见轻,从而验证了他的头疼和立碑之间有直接关系。





碑文是康熙皇帝的御笔

 问题出在哪里?这一定与风水有关。但他安排龟蚨鼋首碑却没有请风水师,而是由施工方来安装的。普通人家立块墓碑还要有一套程序,像这么大的、等级这样高的,有皇封御笔的墓碑,那更要有完整的法事,并且应该请具有法师资格的人来安排。他们可能按照景观的观念来做的,并没有考虑到它对这一族人的风水会产生何种影响。



版权所有:古田临水宫闾山协会 IC备案号:京icp备15060808号-1 技术支持:邦泽设计

地址:中国古田临水宫祖庭

北京办事处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大羊坊路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