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鄉村振興成效初顯

決策咨詢32期

來源:    發布時間:2019-12-16

打印本頁

0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黨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重大歷史任務,是新時代做好“三農”工作的總抓手。湖南立足農業農村發展新的歷史起點,積極部署、統籌謀劃、科學推進鄉村振興戰略實施,成效初步顯現。
  一、湖南鄉村振興現狀
  (一)產業發展穩步提升。近年來,湖南著力推進現代化農業“百千萬”工程,全面推進高檔優質稻產業化開發,積極開展果菜茶綠色高質高效示范創建,農業發展質量穩定提升。2018年,全省農林牧漁業實現總產值5361.62 億元、增加值3265.94億元,均比2016年增長7.7%;糧食總產量達到604億斤,高檔優質稻面積達1100萬畝,比2016年增長57.1%,超級雜交稻試驗畝產達到1203公斤,再次創新世界紀錄;水稻耕種收綜合機械化水平達到73.8%,位居南方稻區第一;畜禽、糧食、蔬菜全產業鏈產值突破2000億元。
  湖南按照“一縣一特、一特一片、一片一群、一群一策”的基本思路,以實施“六大強農”行動為抓手,積極推進農產品精深加工業、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等新業態的發展。2018年,全省農產品加工企業數量達4.98萬家,其中省級以上龍頭企業755家,比2016年增長16.3%;農產品加工業完成銷售收入1.65萬億元,比2016年增長22.2%;農產品加工業產值與農業總產值比達到2.4:1,比2016年提高0.2個百分點;休閑農業經營收入達到441億元,比2016年增長37.8%。“三品一標”農產品達到3672個。累計認定省級現代農業綜合園155個、特色產業園486個。
  (二)人居環境日益改善。湖南圍繞生態強省建設目標,“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 的理念,著力補齊生態短板,切實加強重點生態功能區建設、不斷完善生態文明制度,全方位推進污染防治攻堅戰,生態環境保護初見成效。截止2018年底,全省森林覆蓋率達到59.8%,森林蓄積量達5.72億立方米,濕地保護率達75.7%。
  湖南出臺了一系列人居環境整治政策,成立了省委書記和省長親自掛帥的高規格領導小組,形成了上下聯動、部門協調推進的工作合力。實施異地搬遷、危房改造方案,基本消除了農村危房、土坯房,農村住房條件大幅度改善。開展美麗鄉村建設試點示范,以先進典型引領美麗鄉村建設,總結推廣可復制的先進經驗。多渠道、多形式開展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宣傳,營造輿論氛圍,提高農村居民的參與意識。自從農村人居環境行動開展以來,各地在治垃圾、治污水、治廁所、治建房、治面源污染等方面下苦功夫、啃硬骨頭,整治行動取得顯著成效,農村人居環境不斷改善。以往垃圾隨處可見,亂倒亂放現象得根本改善,基本實現庭院整潔有序,房前屋后清潔舒適;河道障礙物和垃圾得到了有效治理,黑惡臭水體整體消除,形成了水流清暢、岸綠整潔的鄉村水景;旱廁、“空心房”逐步拆除,村容村貌煥然一新,村鎮“顏值”大為提升。有關統計數據顯示,到2018年底,湖南衛生廁所普及率進一步提高到75.3%,農村無害化廁所普及率達到24.4%,推動了農村地區環境衛生狀況的進一步改善,對預防腸道傳染病、寄生蟲病等產生了良好的效果。全省重點鎮污水處理設施建設三年行動計劃實施以來,建制鎮污水處理率在2018年底達到55%,到2020年末,可望實現重點區域和重點鎮污水處理設施“全覆蓋”,建制鎮污水處理率達到80%以上。湖南省通過推廣垃圾衛生填埋、無害化焚燒、堆肥或沼氣處理技術,嚴禁露天焚燒垃圾,據湖南鄉鎮社會經濟基本情況統計,全省生活垃圾全部集中處理村占全部村的比重從2016年的66.7%提高到2018年的86.2%;同時禁止工業廢棄物、城鎮垃圾等從城市向農村轉移,并且禁止污染企業向農村地區轉移,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率穩步提升。
  (三)文明新風吹遍鄉村。全省基層各級黨組織書記都把鄉風文明作為“書記工程”來抓,切實擔負起鄉風文明建設第一責任人責任。絕大部分村級黨組織在“四位一體”的基礎上,組建好“兩會一室”,即組建紅白喜事理事會、道德評議委員會、民情檔案室。各村(社區)黨支部結合本地實際,負責組織村規民約修訂工作,并建設一支村規民約監督員隊伍,負責村規民約實施情況的日常監督。一些縣市區建立鄉風文明考核體系,開展鄉風民風調查測評,獎懲分明;挖掘整理了一批弘揚傳統美德、符合時代要求、貼近生活實際的好家規、好家風;開展“講述家風故事”等活動,引導群眾更加注重家庭教育,培育好家風;綜合運用“村村通”廣播、益村APP、微信等多種媒介,加強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宣傳,倡導文明新風,弘揚先進典型。
  汝城縣開展“弘揚半條被子精神、密切黨群干群關系”主題教育實踐活動,南洞鄉圍繞這一活動,積極推進公民道德建設,大力開展鄉風文明建設行動,用身邊人講好身邊事,用身邊事啟發身邊人,在發掘典型、表彰典型、宣傳典型上下功夫,在典型宣揚、典型示范、典型引領上出實招,在傳承家風、涵養民風、培育鄉風上求突破。瀏陽市官渡鎮竹聯村為豐富村民的精神生活,建設了中州屋場、陳列室、農耕文化展示館、孝親廣場、農家書屋等;通過村民議事會、道德評議會、紅白理事會等村民組織開展鄉風評議,深入推進移風易俗,同時開展“星級文明戶”、“標兵黨員”、“最美鄉賢”等評選活動,不斷充實群眾精神生活空間。澧縣堅持鄉風文明建設每月支委會必研究,每月“主題黨日”相關活動必開展,每季黨員大會必學習,每年書記“雙述雙評”工作必評議。采取鄉鎮干部包村、村干部包組包戶、黨員聯戶的方式,壓實黨組織和黨員鄉風文明建設責任。黨員帶頭簽訂《移風易俗承諾書》、《拒絕違規賑酒承諾書》,并建立“黨員中心戶牽頭+區域黨員協同+廣大群眾跟進”的黨員引領文明鄉風工作機制,選定片區內有威望的黨員為“黨員中心戶”,每個中心戶負責3至5名黨員及其家庭,每個黨員負責5至7個家庭戶,黨員入戶宣講文明新風政策,對存在不文明行為的家庭由聯系黨員入戶進行勸導。
  (四)鄉村治理初見成效。湖南省委組織部、省財政廳、省民政廳等六部門共同制定的《湖南省鄉村治理三年行動實施方案(2018-2020)》,開啟了新一輪鄉村治理的序幕。通過兩年的專項治理,基本形成了基層黨組織領導、基層政府主導的多方參與、共同治理的鄉村治理體制。著力推進構建以村黨組織為核心,村民自治組織、集體經濟組織、社會公益組織、各類村級組織、各種協會等共同參與的多元協同治理結構,通過平等協商、共建共享,有效整合鄉村各項資源,真正實現鄉村治理效益最大化。尤其是加強了鄉村黨組織建設,切實發揮好黨支部和黨員在鄉村治理中的“頭雁作用”。同時積極拓展各類組織有效參與鄉村治理的渠道,充分發揮它們在自我保障、服務農民、樹立新風、協同解決各種問題等方面的積極作用。當前,湖南各地正對標《鄉村治理行動實施方案》,進一步完善農村選舉、決策、協商、管理、監督等制度,逐漸形成多層次基層協商格局,村民自治制度半得以進一步創新完善。同時有效引導農民學法、用法、守法,發揮法治在保障農民權益、規范市場運行、治理生態環境、化解農村社會矛盾等方面的作用,大力建設法治鄉村和平安鄉村。健全公民道德規范,讓“德治”貫穿鄉村治理全過程,積極培育良好村風民風。如建立新鄉賢文化示范傳承基地,通過開設“德治大講堂”“道德講堂”“文明講習所”等激發農村各類主體活力、激活鄉村振興內在動力。
  (五)農民生活日見富裕。2018年,湖南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 14093元,比2016年增長18.1%。其中,工資性收入為5769元,占比為40.9%;經營凈收入為4786元,占比為34.0%;財產凈收入為179元,占比為1.3%;轉移凈收入為3358元,占比為24.3%。
  農村居民收入的增長帶動農村居民消費水平的進一步提升。2018年,湖南農村居民恩格爾系數為29.2%,比2016年下降2.5個百分點;農村居民人均生活性消費支出為12721元,比2016年增長19.7%。隨著鄉村衛生院(所)及醫療站的普及,新醫保制度帶來的便利性以及醫療扶貧的推進,農村居民醫療保健支出呈現快速增長。2018年,農村居民人均醫療保健支出達1385.5元,比2016年增長40.4%;農村居民醫療保健支出占總消費支出的比重從2016年的9.3%增加到 2018 年的10.9%。 
  二、存在的主要問題
  (一) 農業產業化程度仍然較低。一是農業產業化組織程度較低,貿工農、產加銷一體化的產業體系還未完善。一、二產業融合層次較低,農副食品精深加工產品少,50%以上是初加工產品,且農業加工產品科技含量低,附加值不高,綠色、有機特色產品少;一、三產業融合度不高,休閑娛樂產業占比小,餐飲業占比大。二是規模化程度低。一家一戶的分散經營及農戶“重生產、輕銷售”的觀念制約著農業的集約化、規模化進程,也影響了大型農機設備的有效利用,土地產出率和規模效益較低的問題突出;全省雖已基本完成農村土地確權登記,但是仍存在土地流轉力度不大、范圍不廣的問題,根據《湖南省鄉村振興戰略實施情況民意調查報告》的數據,從416個行政村的1046187畝耕地中,調查到流轉或租出的耕地占22.3%,常年荒廢性耕地占3.2%,真正與農戶結成利益聯結機制的企業不多,缺乏專業協會和合作社等中介機構組織農民進行專業化生產。
  (二)農村基礎設施有待進一步改善。近年來,盡管對農村基礎設施投入加大,但農業基礎設施功能老化、改造緩慢等問題仍普遍存在,遠遠不能滿足農業生產和農民生活的需要。一是農田水利設施建設檔次有待提高,目前,噴灌、滴灌、滲灌設施的耕地僅占全省灌溉面積的 1.8%。二是許多方便生產生活、提升生活品質的設施如小學、幼兒園、公交車、社保服務點、金融服務點等仍然不足,40%—70%的行政村尚未有上述設施,就學難、出行難、文娛缺的情況比較普遍。另外,地區差別大,“長株潭地區” 農村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設施較好,“大湘西地區”、“湘中地區”和“湘南地區”普遍落后。
  (三)鄉村社會治理依然存在隱患。由于城鄉發展的不平衡,貧富差距懸殊,農村居民在經濟發展、社會安全、文化教育、醫療衛生、扶弱濟貧等方面訴求日益增多,而鄉村基礎設施建設、救濟、社會保障等并不完善,缺乏完整的鄉鎮治理體系,難以滿足農村居民的需求。特別是基層腐敗問題、農村土地征遷問題、農村留守群體問題等都是鄉村治理當中不容忽視的隱患。
  三、建議和對策
  (一)振興產業,培育農村發展新動能。當前的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發生了劇烈改變,在此情況下傳統的農業發展方式已經難以為繼,其產業體系、生產體系和經營體系面臨若干老問題和新挑戰,鄉村產業發展傳統的體制機制和制度也難以滿足當前生產力發展的需要。針對農業產業鏈較短、農產品附加值未能充分體現、農業產業集群集聚效應不足、農業經濟效益未能得到充分發掘等問題,急需進行“六次產業化”發展,即加大農業食品加工和農副產品精深加工發展力度,實施“互聯網+農業”行動,大力發展農產品電子商務,因地制宜的推動農業與旅游、休閑、教育、文化、健康、養老相結合形成多樣化的現代農業產業聯動體系。同時,以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按照質量興農、綠色興農、服務興農、品牌興農要求推進農業農村產業體系、生產體系和經營體系建設。積極打造“一鄉一特”特色產業,圍繞特色產業進一步完善配套產業,努力構建鄉鎮特色產業鏈。
  (二)統籌規劃,加大農村基礎設施建設。一是政府必須加大對農村基礎設施建設的投資力度,探索多元化融資模式,突破農村基礎設施建設的資金“瓶頸”,加大農村基礎設施的建設規模,從根本上解決農民收入低、增收難等問題。二是政府必須統籌規劃不同類型農村基礎設施建設投資,根據不同類型農村基礎設施對農民收入增加影響的地域差異,選擇各類型農村基礎設施建設的投入比例以及發展次序,加大各地區農村基礎設施建設對農民收入增長的促進作用。三是國家應該完善對農村基礎設施建設的監管機制,形成具體可行的監管條例和規則,強化對支農資金以及農村基礎設施建設質量水平的監管,提高農村基礎設施的使用效率。
  (三)加強管理,完善鄉村治理網絡。一要強化鄉村治理能力。注重強化村兩委的治理能力,強化村干部的作風建設和治理能力,逐步擴大農村干部的話語權、決定權和實施權,適當延伸農村干部的經濟社會管理權限,提高鄉鎮的自身統籌能力與有效治理能力。二要充實鄉村治理資源。進一步推動公共財政向農村傾斜、生產要素向農村流動、基礎設施向農村延伸、公共服務向農村供給、社會保障向農村覆蓋、城市文明向農村輻射,加大鄉村資源輸入的力度,加大農村的資源輸入。三要健全完善鄉村治理機制。村兩委班子圍繞村民自治完善村規民約和各項制度,健全完善便民服務窗口,規范鄉村辦事程序,公開辦事結果,切實做到公平合理,讓老百姓獲得更多滿足感。
 

承辦:農經隊
執筆:楊鴻雁
核稿:徐 林
責編:劉昕毅

d88首页-尊龙人生就是博手机版下载